关于防火长城GFW的一些看法

今天看到这篇文章,作者用另一种角度看GFW,有必要共享给大家看看。我这里罗列了作者主要讲的三点,想看原文的,我已经在文章尾部贴出地址了。

1.防火长城,的确是文化垄断的工具,但也是中国互联网的救命草。

GFW的出现不是凭空的,一定是有其历史原因的。中国互联网刚刚诞生的时期,已是欧美互联网大展拳脚的时期,这种基础力量的差异,必定会带来弱肉强食的后果,这与少数民族的同化如出一辙。虽说科技本身本不应有边界——何况互联网的本质是融合、互益的平台型技术——但仅仅作为一门技术,是无法站在国家政治的高度为自己申辩的。

统治者最担心的大事之一就是臣民思想、舆论导向,也最难控制,自古焚书坑儒、罢黜百家都是为了垄断文化,控制舆论。互联网,无疑是有史以来最快、最难控制的传播平台。于此考虑,结果只有两种:要互联网,任思想和舆论接受冲击,承担覆灭风险;或不要互联网,与世隔绝,但天天都睡安稳觉。可以想象,与焚书坑儒相比,放弃使用互联网,成本低效益高,必定是当时那些看不懂未来的人的理想方案。 那么问题来了,真的应当放弃吗?这个问题放在今天,很容易回答,但在当时,一定没人敢回答。

于是那些拥护互联网、寄希望于互联网的人们,权宜提出了折中方案:切断与外界的联络,将平台限定在自身可控的范围,发展小互联网——大局域网,以保中国互联网能够拥有雏形。因此,防火长城的构想诞生了,中国互联网,也悬而落地了。由此看来,建立GFW的人,一定是爱互联网的人,有远见的人,他们不应该背负骂名。

2.国家防火墙,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孵化器。

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GFW,我们今天所使用的互联网工具,搜索一定上谷歌、购物一定上亚马逊、即时通讯一定是Skype、看视频一定上YouTube、发状态一定上facebook Twitter……于是不会有引以为傲的BAT,世界互联网企业家大趴里,可能没机会看到中国人。GFW,是我们关起门来憋大、敞开门就圈钱战略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而现在,我们已经成功憋到能与早三十年起家的互联网巨头平起平坐,甚至从他们兜里拿钱,不得不说GFW给了极大程度的保护。

如今瓜熟蒂落,GFW的孵化使命已经基本完成。可以猜测,未来2年GFW的规则会变松,因为原来的封闭是保护,今天更加开放才是保护。

3.GFW,封锁已不再是使命,资源只留给明辨是非的人。

再往细想,单从技术层面,GFW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完全封锁吗,当然可以。但为什么没做?为什么我们很容易就能翻墙,能看到我博客的人,一定也能轻松翻出,难道GFW真的发现不了或者无能为力?非也。也就是说,有一部分人如果想获取墙外资源,GFW是不构成障碍的。

反过来看,除去管控成本的因素,GFW所封锁的那部分人,是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,仍没有办法、没有能力翻墙的人,而这一部分人,基本上就是那些没有自我选择信息的能力,无任何知识技能储备无任何思想,最容易被真假消息、负面舆论左右的人。GFW的封锁,其实是一种很好的过滤选择机制,类似进化论:不能控制的,其实无需控制,应当控制的,永远都被牢牢的控制着。

原文作者:玛丽全开
原文地址:http://blog.maryopen.com/2015/09/great_firewall/
出处:http://91stw.net/culture/93.html




分享

2 条评论 - 我要发评论

  1. 森林生灵

    总感觉在网络这方面又要重走大清锁国的路子,外边的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,一个大型的中国特色局域网。

    回复
    1. 微而

      哈哈,就是这样国内的VPN产业链才蓬勃的发展起来了

      回复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