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上书

 

门旅游,除了必备衣物、地图、零食之外,包里还总少不了一两本路上书。

路上书与枕边书不同。枕边书可以厚得像砖头,晦涩得像还没熟透的柿子,再不好读也架不住一天一小段慢慢蚕食。路上书则不行,外出旅游,眼睛的主要任务在路上风景,手中小书不过填补空隙的零散补充,节奏要适宜,情节得抓人,文字该顺畅,语气须幽默。这要求说来着实不低,机场货架上的畅销书们也未必都能胜任。

必读的一本当然是阿兰·德波顿(Alain de Botton)的《旅行的艺术》。他从出发写起,行者心理、动机、目的地的历史文化、名人轶事、行游艺术,直到返回自己熟悉的卧室,借外省内,升华至灵魂的涤荡。德波顿写得轻松,严格的结构体系下泉水喷涌般的内容天马行空般宽泛自由,读来让人时不时会心微笑,不愧为“旅行的艺术”,确是每一位出游者都不该错过的好书。

小说也是旅游者的好选择,经典短篇最佳,既易收尾,又有回味,比如莫泊桑,比如毛姆,若其中收录几个与目的地相关的小故事那就更妙。长篇易读的通俗故事也可,但象丹·布朗(Dan Brown)的《达芬奇的密码》之类的紧凑悬念小说又未必适合,因为故事太抓人也有副作用,搞不好出游时心不在焉地思忖下面的情节发展,更有书痴说不定干脆躲进旅馆拒不出户,这岂不坏了旅游的本意?

如果说短篇小说最适于作路上书,那散文诗歌应当其次,但事实又不尽然。散文诗歌的风格性极强,太过严肃正经家国春秋那类绝不适宜路上速读,情感太过激荡的也不好作路上书,如艾米莉·狄金森(Emily Dickson)的诗集,其中不乏令人潸然泪下的段落,并不适合旅途中的恬淡心境。好读的都是诙谐幽默段子层出不穷的,比如我就极爱梁实秋的《雅舍小品》;但可惜《雅舍》小短文居多,车船舟马的大块时间就没法用太过零散的小豆腐块来抵挡。须长时阅读,那还得回归故事。




分享

1 条评论 - 我要发评论

发表评论